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逍遥网 > 科学

关于学习的科学:五项经典研究

逍遥摘要:几个经典研究有助于界定我们思考学习科学的方式。经典研究之所以经典,不仅在于发现了新事实,而且证实了人类如何学习的深刻真相——还经常同时提出一些关于意识运作方式的未经证明的假设。

经典研究界定了研究的下一步走向——是否去证实最初发现——也有助于重新组织学习,让它更有效率。

我是个心理学家,所以选择了几个与学习有关的心理过程(metal processes)经典研究(而不是社会过程研究),你不会对此感到惊讶。其他人或许会选择不同的研究,不过,这些是我的选择。

1、Bartlett :鬼魂的战争(War of the Ghosts)

Frederick  Bartlett是剑桥大学的心理学家,他采用了北美的印第安民间故事,鬼魂的战争,来展示人类记忆的根本情况。这个故事以及使用了这个故事的研究,在1932年的著作《Remembering》中都有提及。

鬼魂的战争讲述了两个年轻男人的狩猎之旅,这次狩猎之旅出了问题,其中一人和一些鬼魂,一同卷入了对另一村庄的的袭击中。故事有些读者很熟悉的元素(男人们正在捕猎海豹,他们乘着独木舟,一度躲在伐木后,诸如此类的情节),但是,故事也有一些,坦白来说,西方文化中并不常见的部分:鬼魂,感觉不到疼痛的致命伤,其中一个男人在口吐黑色物后死去。

Bartlett让被试阅读这个故事,然后测试他们15分钟、10年后的回忆情况。当然,他发现时间愈久,被试记忆的准确性就越差。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发现了人们记忆出错的特点。Bartlett看到,他们趋于在自己并不熟悉的元素上出错。对那些熟悉的模式(比如猎人之旅),记忆效果会更好,对那些没有相关模型或熟悉的内容(比如鬼魂或者其中某个男人受了奇怪的伤),记忆效果就差一些。在记忆当中,这些元素会被放弃或扭曲,以符合自己的合理预期。比如,独木舟在回忆中变成了船,致命伤(mortal wound)被立刻认为是毁灭性的(fatal)。

Bartlett的研究表明,记忆是一个构建的过程,不是视频录像机,而是一张联想之网(a web of asscociations),人们根据需要从中重构准确或错误的记忆。

学习,不是简单地将记忆投进卡槽就可以了,就像在电脑磁碟上写文件一样简单。你需要将它们整合进你所知道的内容当中,让新旧信息产生联系,如果你打算成功回忆起它们的话。

2、斯金纳:老鼠和鸽子

直到今天,内设杠杆和食物托盘的老鼠笼都被称为「斯金纳盒」。

BF·斯金纳以行为主义(以训练鸽子和老鼠行为著称的心理学派)之父而闻名。直到今天,带有杠杆和食物托盘的老鼠笼都还被叫为「斯金纳盒」。他的伟大成就就是展示了如何安排加强,  比如,给饿肚子的老鼠送去食物就能调节老鼠行为。

斯金纳的关键主张之一,有了正确的实践条件——也就是说,正确行为得到适当奖励——采用简单联想的方法,就能学会任何一种任务。这意味着,任何可以形成简单联想的生物,甚至一只鸽子,都能学会许多复杂任务。

1995年,某个研究团队教鸽子区分毕加索和莫奈的画作,这个团队继承了斯金纳的理论。和他一样,他们相信我们低估了实践和奖励在形塑行为过程中的力量。仅仅几个星期的训练之后,他们的鸽子不仅区别出毕加索和莫奈的作品————以啄特定按钮的方式——还可以进一步扩展他们的学习,大致区分印象派和立体派作品。

对行为主义者来说,这意味着即使复杂的学习过程也得到一些基本原则的支持,比如联想,实践和奖励。这也表明,你可以训练鸽子区分雷诺阿和马蒂斯的作品,不过这不意味着它们很懂艺术。

3、可分离的记忆系统

「就像骑自行车」这个例子很恰当,因为这种记忆和我们经常忘记的那些事情(比如名字)貌似不同。现在无可争辩的是,不同的记忆由不同的大脑解剖区域来支持。

形成记忆时,你的大脑中发生了什么?

一项由Larry Squire领导的前沿研究表明,很难记住生活片段的健忘症患者可以毫无困难地实践之前学会的新技能。大脑成像证实,在所谓的陈述性记忆,即外显记忆(事实和事件)与程序性记忆,即内显记忆(习惯和技能)之间,存在基本劳动分工。

神经科学让我们了解到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无需掌握技能,你就可以洞悉你所学习的内容,或者无需洞见,你就能掌握一项技能。对付任何复杂任务,你既需要洞见也需要技能。或许百年后研究记忆的神经科学会告诉我们如何协调两者。

4、象棋大师的心智世界

关于学习的实验室研究倾向要求人们学习新东西。另一研究进路会观察既有的专家们,看看他们是如何做自己擅长事情的。

Adriaan de Groot是一位荷兰国际象棋大师,也是心理学家。他对象棋专家如何思维的研究开启了现代专长研究的先河。他的研究发现之一,象棋大师对象棋盘上的模式有着惊人的记忆力——仅需简单一瞥,他就能回忆起所有棋子位置。随后研究表明,只有当这些模式符合一场合法的象棋游戏所有可能的布局时,他们才拥有这一能力。然而,当棋子随机摆放在棋盘上时,大师和其他人一样,都很难记住棋子位置。

结果证实了这一观点,知识是一张联想之网——当你有着大量知识储备时,很容易识别模式,因此也能记住所有棋子的位置。这也有助于我们认识到,大脑训练这种想法是有问题的。技能、记忆和肌肉不同。不断记忆数字,不会让你更容易记住人的脸,即使你在接受训练,成为世界级象棋大师,也未必在生活其他领域拥有更好的记忆力。

5、Ericsson:10000小时刻意练习

Anders Ericsson有一个论点非常出名:任何顶尖的专家都有一个共通点,他们都刻意训练了至少1万个小时。刻意练习是指努力的,结构化的练习,旨在减少失败和错误,不断推动自身进步。

刻意练习不是很有趣,不过,不论这个领域是花样滑冰还是象棋,能将高手中的高手与次优选手区分开来的一件事情就是他们安排生活的方式,将练习放在首位。他的观点不但强调学习的黄金规则——你必须练习——也有一股强烈的平等主义气息。不必担心天赋,只需寻找投入时间的方式。

没有一种研究是完美的。即使没有缺陷,人们也需要注意该如何应用它们,注意理解过程中发生的所扭曲,但是,无论如何,这些研究定义了心理学家思考学习的方式。

相关文章推荐 相关标签:记忆研究斯金纳鬼魂
    暂无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换一换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