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逍遥网 > 科技 > 互联网

传甲骨文组团阻击亚马逊获取美国防部合同

逍遥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甲骨文正在华盛顿带着组织一项行动,力图阻止亚马逊获取美国国防部的云计算业务合同。据目前的消息,美国国防部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宣布该项目花落谁家。

传甲骨文组团阻击亚马逊获取美国防部合同

不过,知情人士表示,科技行业多家公司都希望能够参与美国国防部的这项业务,哪怕是分得杯羹,这些公司就包括微软、IBM等。另据消息人士透露,戴尔和惠普也想参与其中。然而,在这位知情人士看来,甲骨文如今的这一阻击联盟较为松散。

甲骨文组织的这个反对联盟,目标就是确保美国国防部的招标向不止一家以上的公司开放,并将亚马逊从竞标美国国防部数十亿美元大单的领先地位拉下来。作为此次联合行动的一部分,甲骨文一直保持与各个联盟成员进行电话联系,并倡导商业和主流媒体的关注,同时还游说美国国会议员、国防部官员以及白宫官员。

目前来看,各大科技公司都在用排挤手段竞相谋取美国国防部的云业务大单,或者其中的一部分业务,毕竟这一业务不仅能够为最终的成功竞标公司提供高额的创收渠道,而且还让赢家在参与政府云计算项目方面取得优势地位。甲骨文与美国政府的多个部门签署了长期合同,这些部门一直在借助甲骨文公司的旗舰数据库,把数据存储在自身的系统之中。随着各机构逐步向云计算平台迁移并有意与业界领先的亚马逊合作,因此,甲骨文传统的创收渠道也就面临着严重的威胁。甲骨文已经在努力保护自己的数据库业务,例如向客户提供自己的云服务等,但似乎为时已晚。

美国国防部此前曾宣称,该部门计划旗下的技术需求——340万用户和400万台设备都迁移到云平台,这就意味着美国国防部的业务规模较大,对各服务商而言,肯定是一份大合同。不过,美国国防部官员,包括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已经多次表示,还没有决定将合同单独授予哪家公司,将根据相应的情况开展竞标工作,最终可能会把合同给予一家公司,也可能给予多家公司,最终要到今年9月才能见分晓。但是,亚马逊在云合同业务方面的确拥有主导市场的地位,因此该公司被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会在竞标中拥有明显的优势。

据称,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弗拉-卡茨(Safra Catz)已经美国总统特朗普商谈过亚马逊竞标美国国防部合同相关的事宜。

甲骨文高级副总裁肯-格鲁克(Ken Glueck)通过声明表示,“当然,甲骨文有意竞标国防部的云业务合同,我们同样也对国防部的任务成功感兴趣。最好的方法就是实施公开的竞争,允许国防部从多家具有竞争力、创新力、现代化、且安全的云架构公司中选择最终的合作伙伴。”

IBM通过声明表示,几个月以来,该公司一直倡导多个云方案,但一直拒绝对是否参与甲骨文主导的联盟事宜置评。

“公平公开”

美国国防部负责业务采购的主管艾伦-洛德(Ellen Lord)表示,竞标公平公开,而且美国国防部一直拥有多家云业务合作方。

洛德表示,“现在还没有决定,我们正在与多家公司协作,我们没有看到重点以一家公司的趋势。”

亚马逊、微软和惠普企业等也拒绝就上述事宜置评。戴尔方面表示,该公司与甲骨文在硬件产品方面存在竞争,但会协作确保他们的产品能够被用户共同使用,不过,该公司也拒绝评论是否与甲骨文联盟合作相关的事宜。

特朗普的批评

亚马逊与美国国防部的合作似乎仍然是个未知数,而且,亚马逊还面临着特朗普的指责与攻击。特朗普多次通过公开声明和Twitter发布消息攻击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双方的激战从今年三月底进一步升级,特朗普一直在抨击亚马逊与美国邮政机构的送货合同以及该公司的税收政策。

华盛顿的影响

尽管甲骨文1870亿美元的市值不仅亚马逊的三分之一,但是,该公司一直在对华盛顿施加压力。甲骨文在华盛顿拥有一支公关团队,并与业界维持着较好的私人关系,这些人会全力以赴地向各行业的大佬们游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前,特朗普曾亲自下令美国司法部聘用甲骨文的埃兹拉-科恩-瓦特尼克(Ezra Cohen-Watnick)担任大检察官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国家安全事务方面的顾问。科恩-瓦特尼克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离职之后,于去年8月加盟甲骨文。知情人士透露,瓦特尼克目前已经被发现涉嫌将秘密材料透露给美国国会议员。

另外,格鲁克一直在负责甲骨文位于华盛顿的政府事务商店业务,他从事此项工作已有20多年。去年,甲骨文还招来了美国副总裁彭斯的幕僚长兼长期得力助手乔斯-皮托克(Josh Pitcock),让他担任甲骨文公司负责政府事务的副总裁。

特朗普的支持者

甲骨文联席首席执行官卡茨是特朗普的早期支持者。就在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几天之后,卡茨就到访位于纽约的特朗普大厦,并在特朗普过渡团队执行委员会服务。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的小圈子也曾表示,对卡茨感兴趣,并与她商谈出任美国贸易代表事宜和国家情报机构高管等。

卡茨目前也是美国科技委员会的成员,这个委员会是白宫努力打造的结果,由微软前财务主管克里斯-利德尔(Chris Liddell)担任负责人,主要任务就是寻求私人领域的支持,努力打造联邦政府的现代化技术和其它事务。

据知情人士透露,4月4日,卡茨曾作为风投资本家彼得-蒂尔(Peter Thiel)的嘉宾,一同在白宫出席私人宴会。蒂尔也是特朗普的长期支持者。宴会期间,卡茨就批评了美国国防部的云合同的竞标程序,声称程序对亚马逊有利。特朗普听完之后,并向卡茨保证合同竞标程序会公平公开,但没有表明他会干预竞标事宜。不过,知情人士也表示,卡茨当时也没有强调她的公司在与亚马逊竞标这一合同。

尽管马蒂斯在周四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表示,“这是一个公开公平的竞标,对任何有意竞标的公司都一样。”但是,马蒂斯也不忘赞扬了亚马逊为CIA提供的云项目。

游说开支

竞标合同肯定也会引发各大企业加大投资。相关数据显示,亚马逊去年的游说开支为1280万美元,甲骨文的游说开支为900万美元,微软的游说开支为860万美元,IBM的游说开支为530万美元,惠普企业的游说开支为500万美元,而戴尔的游说的开支则为400万美元。

当然,反亚马逊联盟似乎已经取得了一些重大胜利,包括美国国会在今年三月审议美国国防部的1.3万亿美元开支账单时,曾要求美国国防部就计划单方面抛出云合同一事进行解释。另一个胜利就是,在甲骨文正式抗议竞标程序之后,美国国防部上个月决定将给予REAN Cloud LLC公司的近10亿美元云合同开支金额再度削减。

其它竞争对手

与此同时,亚马逊的其它竞争对手也相继出现,包括媒体专栏作家和活动人士塞顿-莫特利(Seton Motley)等。莫特利表示,他已经在媒体上发布广告,敦促特朗普不要将美国国防部的云合同单独给予亚马逊。莫特利表示,广告费用由他本人支付,而且他也没有与亚马逊的竞争对手联系。

当然,亚马逊也在寻求盟友,以支持该公司在联邦政府采购业务方面的合作。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初,亚马逊与几家科技公司一起举办了一场活动,提议创建一个新联盟,旨在帮助政府发现解决他们技术需求的商业化方案。

不过,亚马逊方面一直没有宣布相关信息,也没就传闻中的这一计划方案发表评论意见。

相关文章推荐

相关标签:亚马逊美国国防部特朗普甲骨文

大家在看

换一换

精彩评论